12 一得阁(上)

小说:重生之有疾不嫁 类别:都市豪门 作者:油条果 字数:1834

城门处,丞相府、齐国公府、纪家各自心里都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于城门互相推脱有事,家也彼此分开,免得尴尬。

言陆见纪岍姐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也把自己这边的人手叫,趁着今日外出,向母亲说明事由驾马离开。其五跟身边也道离开

“记得回家吃晚饭!”丞相夫人只得及说完这句,见言陆头也不回的走,也不知这小子听见没听见。摇摇头,由得他去,这孩子自小主意,自己的事情从容不得他人插手。

言陆骑马到品阁门外,拉住马栓,“吁~吁~”,跳下马品阁门前立住,长身玉立,风姿绰约。

“这你说的那家夸得天的‘品阁’?”

!公子,里面东西可多,听说最近两日,那个‘敷脸’那个人太多,已经另劈间新院子,叫养颜堂,公子那项生意真做得,咱们不缺钱吗?我们可以把这间品阁整个买下,以个金窟窿啊!或者单独买养颜堂也不错的!”

“嗯,那你去着重打听下这品阁背的主人要出多少价格吧!”

“好嘞!公子!”其五想以真买下,自己‘敷脸’可得节省下多少银两。

“走吧,跟紧我。”

其五听这话,知道公子要去得阁,也,回这么久,公子直被老夫人缠着相多少次亲,次出门还找人假扮才偷溜出去。也不知这相亲相到没有最......

言陆开始慢慢游荡,慢慢悠悠地,忽然闪身进家书画铺,出,又去家藏书阁,再进家茶铺,被请进台去品茶去,齐家二公子齐盛派盯梢的人见没什么异样,街边的个小吃摊守着,他回头叫老板碗小吃,这瞬间的功夫,言陆已经让人偷龙转凤换个假扮他的人,而真正的言陆已经暗道里,带着其五往得阁所地走,走约有盏茶的时间,暗道里机关很多,毕竟言陆做的“生意”可非同寻常。

“公子!”

“公子!”

“公子!”

“嗯,把金掌柜给我叫。”此掌柜非彼掌柜,该掌柜指掌管京城事务的,整个京城所有得阁的生意都他手下掌管,也称“京掌柜”,外面的人都喊老金。“京掌柜”此人非常福相,张团团的圆脸,见谁都脸笑意,开口又串又串的吉祥话,但见人做事极为机谨,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任你再怎么问都脸慈祥、笑嘻嘻地看着你,你生气不,毕竟生意还得和他做,只能按下不生气。不得不说,任谁见这“京掌柜”倒要说声掌柜好,会做人、会做事,极有分寸,从不逾越。

言陆等老金时,看着刚去书画铺、藏书阁、茶铺拿的账本,随意翻着,抽查账本——他为抽查好警醒下面做事的人,尽心尽力做事,二也为西域的那批兵器做准备,那里需要很笔银钱,言陆需要对这些有个概的解,以能提前做好准备。

回京前,他得到消息,西域那边有座铁矿被发现

事情这样的......

这座铁矿原先不铁矿,而座煤炭矿,这挖煤的商户见这煤炭挖的差不多向官府报备要交这座矿的经营,毕竟这座矿每年都有笔的税银子要缴纳去,然按例,官府要派衙役去看看这座煤炭矿再进行封矿,结果有人报案,说那附近的村民喝村里的水,都有不同程度的腹泻,恶心、呕吐、吃不下东西的症状,派郎中去看病,回禀告说金属中毒,于知府先让村民们搬离开原先的住所,然当地懂的人去查探,说确实有铁矿,煤炭矿地下,煤炭矿挖完,这铁矿没遮盖的煤炭,,当地人不懂,说这土地神显灵,将这矿石流出的水给烧开喝,幸好此事发现的早,还没有得到肆的传播,现此事知府也没有报。

这知府言陆的人,早年这知府穷困潦倒,倒路边,言陆恰好路过,将他救,这人京赶考,路靠着给别人写写书信得的碎银撑着他考中举人,最县的知府,当知府,他想要报恩派人前寻言陆,早些年寻到他师傅许子芳那里,两人的交情这样越越好。

次书信中,他顺还带铁矿的消息说报朝廷,言陆知道铁矿的危害,去信告知此事绝不可声宣扬,他这次回京会报给皇

这事被这样按

言陆他们丞相府,看似光鲜无比,但言陆知道迟早他们都皇权的牺牲品,尤其皇多疑,所以私下派方正师组建支锦衣卫,方正的人,早年皇有意培养支属于自己的队伍,尤其家族势力繁冗复杂,皇怕自己的皇子勾结臣,也怕皇子们不懂这些臣们的龌龊心思,尽心尽力地培养自己锦衣卫的队伍,而丞相人言信最早知道皇事的人,将自己小儿子从小送到皇身边,皇也感慨丞相的知趣,收下丞相的示好,指派言陆跟从方正师的弟子许子芳学习拜师。

这许子芳也个妙人,什么都会,但不入朝为官,几次方正师举荐,许子芳都推脱,许子芳说自己闲云野鹤习惯,不喜欢那般拘束,所以本该许子芳身肩负起的责任,被许子芳推脱到言陆身,这次回京奉的皇的命令回京说这铁矿的事,表面要参加自己父亲的五十寿,暗地里要处理这批铁矿的用处。

但言陆回京至今都还没有接到皇传召的消息,这也言陆虽然急着去处理这西域铁矿的事,但至今也没动身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