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点站

小说:拐个王爷烤个串[快穿]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羊木筏 字数:1697

离赶路向山走,进入了山口,沿蜿蜒小路,座小屋前。

邪见马车停,跳马车就看个世外桃源。

在这大热天,这山里竟然如此凉爽,邪看小屋四周白雪皑皑,立马惊得瞪大了眼睛,想起了离之前木桶里的冰块。

“王爷,房产挺多的啊。”邪打量四周,调侃道。

离将马车系在树上,回头看了眼:“是个朋友的。”

邪笑道:“王爷朋友还挺多。”

“哈哈哈——”空中忽然传阵忽男忽女的笑声。

抬头,就看个穿红衣的女子踏雪而,那女子长发未束,肌肤赛雪,眉眼含情,生得极为妖艳美丽。

邪第次见有人穿红色这般嚣张又好看。

女子在邪面前停,身高竟和邪差不多高。她勾丝笑,极为轻佻地伸出手摸邪的脸,有美女勾引自己,邪自然不放过,立刻也捉住她的手。

邪打量她,只见她长相美丽,身材却不怎么样,那胸比的还平,女子摸完邪的脸,不以为然道:“也不过如此。”

邪目光上扫视她的胸前,仰起头,以同样的语气回她:“彼此,彼此。”

“小,这就是的新欢?”女子忽然撇头问离。

邪眯了眯眼,小?喊得这么亲热?

离走进屋中,今晚太疲惫了,不想跟千杀和邪闹腾了,千杀每年夏天都要此地避暑,见离也不奇怪。

邪见离不理女子,心暗喜,朝她抬高巴,意思是别喊了,王爷不想理

千杀见离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松开邪,进屋,躺在了离旁边,还把腿搭身上。

邪立刻跟上去,刚好看把将千杀扫在地上。

“矜持点嘛,姑娘家家的。”邪幸灾乐祸地看,躺离旁边,撑起身子看千杀。

千杀揉摔疼的胳膊,狠狠瞪了眼:“说谁姑娘,本公子是美男。”

邪“噗”地声笑出:“难怪那么平。”

千杀挑了挑眉,愣了,低头看了眼自己,很快,抬起头,扫了眼邪,盯某个地方,笑道:“难怪那么小。”

“不想睡就都滚出去。”离忽然开口。

邪和千杀有默契地闭了嘴。

千杀是夜猫子,没睡意,从地上爬起,坐在旁的凳子上,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精致的小铁片,优雅地磨指甲。

邪也没睡意,侧躺在床上,笑千杀磨指甲。

普通人底比不过习武的,邪熬不过睡意睡了过去,千杀仿佛就是在等邪睡过去,心中灵机动,拿了样东西,当跑了过去。

觉睡了大中午,屋内离和千杀都不见了。

邪在小屋附近晃了几圈,发现自己脸上画了只花猫,写了五个字——祝们□□。

“……”

定是那个妖精男干的。

猫画得挺丑,祝福还不错。

邪翘二郎腿,靠在屋外的栏杆上,手勾酒坛子,边喝酒,边等了几个时辰。

这地方竟然还埋了不少好酒,不错。

注意有人抬眼,嘴角随之弯了起立刻对离举起酒坛:“王爷,,喝酒。”

离似乎是想什么,走上前,侧头看向邪:“我都安排好了。”

邪:“?”

“沈煜以后不会再骚扰我,被老七调去了上京城。”

邪脸上笑意依旧,等说完。

“千杀出钱,买了百樾城半座城的产业,今后无论想开什么铺子都行。”

“?”

“另外,还调了批高手给我,随时护我们周全。”

“王爷。”邪忽地站了起身,拍了拍的肩膀,声音似乎忍了笑,“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

离眉心跳了:“不明白?我的意思是,咱们没有后顾之忧了。”

“咱们?”邪抬眸,似乎是没懂的话,“嗯?”

离瞅,没搭腔。

邪反应过:“王爷这是要跟我过日子了?”

离收回视线,默不作声地点了头。

“但是有条件。”离身形动,捏住邪的颌,将手中的粒药丸喂入口中。

是紫魅的解药,给出了皇宫的密道地图,才从千杀那儿换

邪咳嗽了几声,呛得眼泪都出,笑:“喂我吃了什么。”

“毒药。”离说,将张纸递面前,“还有,我对没安全感,卖身契签——唔——”

邪霸道地吻上的唇,只手不客气地扯的衣服,嘴里含糊不清地回了句“卖完再签”

刻,离也不柔地捏住巴,舌尖卷席的热情,似要把吃进肚子里。

邪的嘴里还带浓郁的桃花酒味,离对上那双带邀请和蛊惑的眼,喉结不自觉地滚动。

邪扯开的衣服,露出了性感又线条分明的锁骨,在锁骨上咬了口,低声笑道:“王爷可想好了?”

“自然。”

“宫里那位呢?”邪低声问。

是过去。”邪头顶上传很慢的声音,“是现在,和未。”

邪微喘气:“说的。”

“嗯。”

邪低头吻了去,声音发哑:“那我……死都不放手了……”

像是被的声音和忘情蛊惑了,离的眼里也染上了欲念,邪身上的酒气,顿时想起了的目的。

是让邪签卖身契的。

事态发展失控了。

离的脑海中闪过很多镜花水雾般的过去,这次,只有身边的邪是真实存在的。

邪用灼热的视线盯离,声音里还带哑,说了句“王爷,我爱。”

“嗯。”

“嗯?”

“我也是。”

不管是谁,今后,只是,我也只是我。

但,是我的。

说爱我。

我同样,如所愿。

,护,信任

我会成为生与相伴的那个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