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快乐

小说:忏鬼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爱讲故事的老猫 字数:1830

是一个夏天,当女生们口口传颂着《他是龙》多恰到好处地激起了自己已死多年少女心时,白咬下最后一块圆筒冰淇淋,漠然地擦擦手指头关掉了滚动演员表。

接着门口响起了铃声,她不耐烦地用脚趾头摁墙壁上开门键——当初因为考虑到她太懒了所以特地把线路排到了沙发后面警报铃旁边位置,此后诸多麻烦暂按下不表。

大包小包率先扔进房来,门框又被敲了几下。

一个穿着套头衫笔直,右肩挎着老大一个旅行包。

不高,也就一米八五。

不小了,大概三十出头。

不算机灵,还傻愣在儿干嘛,以为会热情招待

白把手机上信息核对了一下,觉乏善可陈,于是继续发呆浏览网页。

也不算意外,这个“上头领导”女儿看上去可比她总是笑脸相迎老妈好多了,至少应该不会干涉他生活吧。想起自己领导,全身神经都无声地□□了半晌。

说起来,搬过来只是为了让他给这个姑娘烧饭吧。

快餐和外卖盒子塞满了垃圾桶,唯一一副碗筷洗干净了放在灶头边(这是习惯用语,尽管们现在都管叫煤气灶),阳台上衣服手洗干净后晾很整齐,房间被子也理过了。

从这些细节来看,这女孩应该是个很不错室友。

没错,是同居。

白,身高170,体重52KG,外表十八岁,性别女,性取向未测定,地狱常住居民,目前搬迁到了浴火都小平层住房里,由于种种原因,无所事事。

只不过她也是不羁一类——

此刻白在沙发上头在下,脚在上,吊儿郎当,非常危险脑充血体位。

她穿着宽大短袖和中裤,等等——

“姑娘…………没穿里衣………”

犹豫不决中忘了应现代口语。

“啊……这个啊……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剃头了啊……”

女孩这才打量着老熟模样。

“姑娘,?”

“岂止是认啊,当初可是给助了一臂之力呢。”

——喂,如果没搞错,时候应该是火上浇油了才对啊。

该称呼啥好呢?龙哥,大爹,还是小爸?”

???

“怎了啊,既然能和住一起,就意味着老妈养着了,爸也没说什住进来后,要给洗衣服、烧饭……不就等于半个爸了吗?”

??!!

一步错,步步错。

忍住内心极度想抱拳告辞内心,冷静地选择了做小……哦不,是第一个称呼。

毕竟妈妈不在家,可以瞎胡搞。

于是……监督着女孩出去跑步。

果然是妈派来奸细,让安生。”在百鬼街上鬼哭狼嚎地跑着女孩咬牙恨恨。

白,妈说跟着小萧都变宅了,果不其然。”

“跟地上家伙一样宅错?!”

“哎哟这是谁啊,白,这是父亲吗?没想到啊,这年轻。”

邻居无论是还是鬼都永远摆脱不了八卦属性,可不,误解可能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

“额……这是哥。”

“噢,俩长可真不像呢。”

“…………”

“远房表哥。”

“哎,跟说说是哪个亲戚系,还兄弟。”这是看着帅想结亲拉媒

无奈之下。

朋友。”

“哦,不错……不错。”

——心里腹诽着这丫头平时看上去老老实实,挑也真是极为精明

……

这样算是杜绝了口舌纷杂。

也是个不傻

“咱们分开洗衣服。”

“……爸——”

“……不是爸。”

白很伤心,萧爸爸果然还是少

天,白想方设法劝下水游泳。是小区公共游泳池,在室内,用户(不一定是,但绝对没)也比较少。

拒绝。

白一个在下面游,自然而然地作死到了深水区。

然后就开始咕噜咕噜下沉了。

救生员是,但他们一般都懒动,反正都死了,不如过一会让他们享受一下新死亡乐趣。

急了。白这个躯壳如果进水了话必须更换躯壳,短期内与死者无异。

他寻死半下就皱着眉头跳下了水。

白感觉自己昏迷之前,被什东西卷起来放到了地上。

波涛汹涌中身躯窈长猛兽在怒吼,救生员尖叫都遮掩不住。

她闭上眼前是脑子里两个想法:

“言情剧真害。”

“卧去,是……龙???”

事实证明,脑袋进水不要紧,睡上一段时间就行了。

白再爬起来时,已经过了几百年了。

“还这种操作?又不是睡美,这是什原因?不就是吃到了些水嘛……”

房子不是原来房子。还是原来

将她窗帘拉开,将里衣扔给她。

白明显觉察到变年轻了,不知道什原因。

原本三十多,现在看上去二十多了。

老妈聪明话生出来女儿多半不傻,随随便便推推理就知道来龙去脉了。

白家暂住时,正好做完手术,不能碰水,因为无法控制基因变异。然而这一闹就败露了种种消息,不禁使二十年前风波又卷了起来,产生了更大变故。也进行进一步治疗并修复基因密码了,由此反映在表象上。至于白,在她入眠时借着这躯壳行事,她只能无法显灵。

一直陪着吗?”女孩问。

“嗯。”

呢?”她语气变严肃,“右手无名指上戴是什?”

于是,他们分手了。

尽管别总是告诉一直很重视她——像对待女儿一样。

“这不是们分手理由,”白正色,“她让待在家里时也要穿里衣……呸……内衣!这简直不可理喻!况且还是平!他都比……”

接着,他们成为了死党。

白还是没穿里衣,而且衣服变本加厉宽松……如果穿法不话会接近赤膊……

现在他们坐在沙发上疯狂看肥皂剧,一个就着一个手叼瓜子吃。

他们恋爱过?

嗯,就没吧,反正白觉就是了。

至于龙结婚对象是谁,几百年发生了什,之前两羁绊,又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