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小说:我男朋友今天也很甜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ChloePrice 字数:4997

西八区时间晚上12:48。

楚野下台,望着还在享受夜生活的群,边把自己的琴放进包里,再顺手把掉到额前的头发撸到脑后,颇有些不习惯地摸摸光洁的下巴,往嘴里倒口冰酒。他低头两眼睡着的双胞胎姐弟俩,随口问句:“你带他俩这种地方干嘛?”

还陷在激动当中:“没事儿,我不让他俩喝酒。”

楚野心说这当妈的。

缓倒是在旁边调侃:“你反正别让雅开嗓行。”

“那不是废话。”

何晴歌结婚两年对双胞胎,姐姐雅弟弟何如,儒雅儒雅,儒半天雅,倒长歪七|八扭的魔王。姐姐嘛继承妈妈的沙雕和爸爸的唱歌难听,碰巧还成楚野他们组合的粉丝,知道居然是自己堂舅舅的丈夫后还伤春悲秋阵,才四年级想着“我没机会我性别不符”。好说歹说让她妈旧金山的时候带上自己,见自己表舅舅和男神之后又生龙活虎——最后败在生物钟上。

粉丝是粉丝的,唱歌是真的要命的。这是其

弟弟何如闷葫芦,跟他爸似的腼腆,但是不爱说话,问他十句他可能回你句。而且你着他天到晚沉稳得很,其实脑子不大好使,怪直愣愣的孩儿,唯技能是白你眼,不过在怼这方面莫名其妙跟技能点点满样,鬼精!

从某角度跟他舅有点像 。

缓打哈欠,闲得慌,也见楚野回眼睛亮亮,俩搂着块儿亲下,非常有当地的日常风格特色,点不在乎有未成年在场——算俩的都已经睡

“你同学明天也要?”

“要,我明天去接他俩,你们车借我下。”这种不会喝酒的喝烈酒也跟喝白开水样,“s**t。”

“当妈的少说脏话,不然教坏孩。”缓表情如既往淡淡的,

“得吧,我当年多少纯洁,还不是你给带的,句话十字有八字是脏话。”脸鄙夷,转过去问何晴歌,“诶老何,蒋垚他们是几点的航班着?”

何晴歌低头查手机:“九点多。”

“上午下午?”这问题问得超没底气。

“上午。”

“不是吧!”,拎着包拽着俩往外走,“回去回去,我时差还没倒过晚睡早起,受不,第二天皮肤差死。”

缓&楚野:“......”

姑娘和闷葫芦被亲妈给闹醒,何雅揉揉眼睛:“啊?怎么?”

弟弟如既往不说话,坐那儿劲儿打哈欠。相对于这么闹腾的场合,他更乐意在家里侦探推理变态杀

第二天光荣赖床。

何晴歌十分居家地起把早餐都准备好,解围裙推开卧室的门。满头爆炸还宿醉头疼的在床上翻滚着是不肯醒,手机响还直接给按掉。

何晴歌颇为无奈地过去帮她手机,三未接,全是她挂掉的,可怜的蒋垚。

打回去,对面片刻:“喂,你呢......”

何晴歌没有给他兴师问罪的机会:“我是何晴歌。”

“哦......哦老何啊!”蒋垚的语气舒缓些,“那呢?”

何晴歌低头在那儿抓脑袋哼哼唧唧死赖床的,开始撒谎:“起,在吃早饭,我去催催她。”

“成,那我们在这儿等着。”

何晴歌“嗯”声表示答应。

“阿,醒醒。”何晴歌轻轻在她肩上搡下,“起,蒋垚他们都到。”

“哎呀到他们的!让他自己滚过!”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自己过去?”唐棠墨镜往额上推,着外头灿烂到瞎眼的阳光,又默默把墨镜给戴上

“你知道地方?”

“......不知道。”

“那不。”蒋垚低头给狂发消息,“还有啊,我定要她亲自接我,说好的她请我美国玩,我店都关门给她捧场,她居然连接我都放我鸽子!”

唐棠很配合地吐槽:“她黑帮老大嘛。”

蒋垚打响指。

在门口靠着行李箱坐好久,才老远辆红得甚至有点骚的轿车开过

直觉告诉蒋垚

红车在俩面前停下,先跳下的是两的。女孩子见蒋垚和唐棠,第张着手冲过。蒋垚还很开心地弯腰张开手准备跟她拥抱,结果姑娘到他面前,径直转弯,奔向唐棠。

还在扶稳行李的唐棠根本没反应过雅给搂住腰。正要开心下,蒋垚还正要酸下,然后见姑娘十分娴熟地从唐棠口袋里摸出两颗糖。

蒋垚开始爆笑。后面慢吞吞踱步过的何如更干脆,前面那么多骚操作直接省略,连给蒋垚希望都没有,直接走向唐棠的另口袋。

蒋垚&唐棠:“......”

从后面过,拎着俩的的后衣领往回拖:“怎么这么没礼貌!”

职业搬运工何晴歌也出,弯下腰跟俩孩子温温柔柔讲道理:“,爸爸怎么教你们的?到别要有礼貌......”

见长辈要打招呼,见朋友喜相迎,不能直呼其名,不能拿手指......”俩孩在这些方面还是很乖的,还跟着何晴歌块儿背。

这是何晴歌自己编的什么“讲礼貌口诀”,诸如此类的口诀还有“做卫生口诀”和“学习口诀”等等等,延续他中文差的标志性特点,不顺口不押韵甚至直白得还有些像学生作文——不过拿糊弄糊弄两四年级学生也是够雅何如乖乖背完,唐棠很开心地默默他俩的头,再块儿糖。

“所以喊什么啊?”再提问。

“干爸干爹。”

蒋垚和唐棠俩跟老头老太太似的超级开心,笑得无比慈祥。

顺带提,赵玲珑和魏磬是俩孩的干姨妈和干姨夫。

孩儿堆干亲戚,天到光认怪累的。

他们俩每年会代表家里对于已经移民的俩传达些不知道是真的假的的思念而跑到美国过夏天,实则是俩想度假。虽说俩的工作性质是会经常出国的,尤其是何晴歌。但是总归还是这边和法国那边好,至少有家在,或者还有叫做家的大屋子。

这回是两的考试考好着年纪也差不多能安安心心带出这才答应什么BALANCE乐队的——哦BC楚野那乐队。何如本还想宅家,但是听有什么科技展,还不用自己在家里跟鬼块儿呆着,也答应

不知道这子怕鬼随谁,反正他的大堆亲的干的亲戚都是胆子贼肥的变态......哦对赵玲珑,之前有回把这子扔她家暑假着,后爱上那种格外猎奇的说......肯定是被赵玲珑拉着暑假的鬼片吧!?

再说说蒋垚和唐棠,蒋大设计师纯粹是好不容易找到空闲的时候,听说他们又要美国,去问问能不能带自己块儿玩,还没决定呢,直接拖过

算当妈还是那么的......风趣幽默......

潜台词是“这女魔头”。

谁敢说,还有层潜台词“我活够”。

行李扔后备箱里,六在车里刚刚好坐得下。何晴歌开车,抱着还跟豆丁似的的儿子坐在副驾驶,也不觉得挤。雅在后面跟两干爸干爹排排坐,公主样坐在中间,路上叽叽喳喳没完,会儿讲前天去海,会儿又扯昨天BALANCE的表演。

“啊我从没有想过Edwin居然是我堂舅舅的老公!我回去跟我同学讲他们会羡慕死我的!”

垚棠俩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东西,他们也不关注现在10后20后都喜欢些什么东西,本身也不是追星体质,单纯是觉得姑娘可爱——早几百年前蒋垚和唐棠和何晴歌商量着,自己生不多生几给自己玩玩。

死活不答应,结果第双胞胎,不想答应也得答应。

蒋垚开心死,完美。

也不是说不怎么冒头的何如不讨喜欢。这子从某种角度说是很好玩的,天到晚装得跟样,特别好调戏。

比如你问问他“你是沙雕帮的什么”。

顺便你还能在见何如脸骄傲地回答“我是本帮的少公子”的同时,收获在旁边羞愤欲死的

红车路开到那家跟乐队名字同名的酒吧后门口,几下车,孩子轻车熟路摸到后门进去

蒋垚老妈子属性上,非常担心这俩孩以后不会成日混迹于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吧......

这儿干嘛?”唐棠见店名已经能猜出七八分,蒋垚却还在担心,跟同样走在最后的何晴歌询问。

找她哥。”

他们店过两天承办音乐节,所以昨天晚上是音乐节前最后天营业,这段时间都要布置。楚野作为这家店主的弟弟,不拿钱也要干活,老板自然也被拖过当免费劳动力——不光要免费劳动,还要免费把自己店的花租赁给楚烽。

雅超开心,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碰上这等好事。她是好多乐队的粉丝,说独爱BC都是假的,楚戏精知道这事儿难过好半天。她拉着亲爹过去当翻译,非要跟乐队的其他成员聊天。

何晴歌边翻译还边教育她:“以后定要好好学英语哦,你多学门语言是多么有用......”

可惜丫头字没听进去,盯着那套鼓得非常起劲。

何如反倒对于店里的调酒师产生极大的兴趣,拉着家非要让表演下调酒。四年级孩的英语水平,再好也father mother teacher student,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急得要哭,偏偏还被三四调酒师叔叔调笑着围观。

你们调酒啊!别调我啊!

蒋垚飞奔过救场,以此拉近跟魔王的关系,省得他有事儿没事儿损自己。

缓店里专门送货的卡车停在酒吧门口。

楚野正巧推门出,往外头的墙上贴上音乐节的宣传广告,指挥着司机倒车,边把头发扎,绕到车后去开箱门准备搬东西。

缓把车门甩上下车,绕过去顺下他的马尾辫,直接勾肩搭背过去:“这位美女,辛苦。”

“大恩不言谢,晚上好好犒劳犒劳行。”

份,楚野跟他说:“你妹那些同学到。”

“嗯,晚上块儿回去吧。”

专门跑过趟其实有事儿,还是音乐节。这其中些渊源比较深,大体是何晴歌他爸妈的公司的产业,又莫名其妙跟BC扯上关系。作为被夹在两方的中间,自然承担起沟通的任务。

她满脑子都是公公婆婆脸慈祥的表情,副“这孩子能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务”的慈爱。

缓啊!”起床出门打扮得模狗样的从办公室出,装得副子秉公的严肃敬业,“合作愉快。”

“跟我什么关系,我顶多老板家属。”缓把东西放下,“你同学呢?”

“那儿,逗你俩侄儿呢。”下巴抬,莫名收到指示的蒋垚和唐棠同时回头

蒋垚缓,突然想起些事儿。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儿

着俩走过,偏偏觉得那叫蒋垚的特熟悉。

“很高兴认识你啊,先生。”蒋垚笑呵呵地跟他握手,那笑容异常的阳光灿烂。

握手的时候缓低头,瞟到自己手上的那婚戒。

艹,想起,这不是那设计师?!

等下,这是的同学?!

假如说缓的设不是脸盲症患者的话,他可能还能想起更早以前,在校门口打的那架。

但是缓现在无比尴尬,说说去还是这戒指。

当初莫名其妙非要跟比比谁结婚早,扯慌,临时跑蒋垚店里定制这对婚戒。

我靠怪不得后面居然发消息嘲笑自己!

淦!

缓认识下蒋大设计师和他的男朋友,然后尴尬到灰溜溜溜走

这几年缓和楚野也攒套大房子,除烽自己有地儿住,大家全住到缓他们家。

口气这么热闹过,似的,是何如都跟着他姐在这儿闹。毕竟是孩子,大开始到处蹭着讨好卖乖的。给钱的给钱,给糖的给糖,到处转圈能赚得盆满钵满。

晚上要在院子里弄烤肉宴,排场挺大,跟开party样。

这些挺奇妙的,通过某特定的,或者特定的事,走到起,变成或许有血缘,或许有法律效应的“”。或许多年未曾谋面,但是说起件事,直接或是间接处于其中的,居然都有共鸣。

孩儿不知道哪儿去拆废掉的老旧磁带,没见过,觉得新奇,整扯出,围着长桌坐着的大家全被缠起

雅、何如!你俩给我过!”等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头发上已经挂满磁带,硬扯还把头发给打结上!她怒从心头起,三下五除二撤掉,去抓两恶魔

其他还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昏沉沉地聊着当年的些故事......追孩子,全都不约而同笑起

何晴歌还跟她语重心长地说:“阿,温柔点,孩子也只是玩闹嘛,别骂他们太狠。”

“好的我知道,能骂是吧!”撸并不存在的袖子,追上去。

楚野拦下缓的下杯酒,着俩孩觉得新奇。这俩孩子都长这么大,他们还是第次见到真,感觉挺奇妙的。他们夫夫俩都不喜欢孩,觉得闹腾,麻烦,算结婚能通过正当手续领养孩,他俩都从没有过这种想法。

现在......好像也不赖。

“诶你俩没有想过领养孩子吗?”蒋垚见楚野在盯着雅和何如,这么问句。

“没,”楚野摇摇头,发现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缓居然把自己杯子里的酒给喝干净,气得戳他脑袋,“爷他......不喜欢孩儿,我俩这生活作息还有生活方式什么的也不适合孩子的成长,。”

唐棠在旁边笑:“我俩还想要要不起,只能蹭的。”

缓也不置可否。也不是所有都能像自己样,为结婚定能抛弃切移民出的。但是纸证明也仪式,能直长长久久的爱情,也能走很远。

这么多年不都走过吗。

蒋垚直都知道缓和楚野的故事,分分合合,最后不知道怎么又能走到起......可能究其本质跟自己和唐棠是样的吧?

他在桌下偷偷握住唐棠的手。唐棠偏头过跟他对视眼,笑

不说话着全场唯对走在阳光下的夫妻笑闹。何晴歌在那儿耍贱,追不上,还劲儿指挥俩孩子到处跑,更是不让好过。气得要死,站在那儿跺脚,扬言要把何晴歌的头拧下

何晴歌听她这么说多少年,信她有鬼,根本有恃无恐:“阿,你舍得吗?”

气死

“妈妈!干爸干爹拉手手诶!”跑到半的雅还停下围观蒋垚和唐棠秀恩爱,“他们好好哦!”

何晴歌近摸摸她的头:“那你以后也要找到像这样爱你的哟,但是你首先要爱你自己......”

“老何帮我抓住她!”大喊。

“好的爸爸,我先走!”

“去吧。”何晴歌非但没有听老婆的,还往她背上拍助力。

半死。

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何晴歌眼,是赵玲珑发的视频电话。

“阿,接电话!”

!”见手机上的消息放弃追那俩熊孩子过接电话。

!我们到啦!,跟你阿姨打招呼。”视频里的赵玲珑举着手机,能拍到后面的魏磬,手上抱着奶娃娃。魏磬正笑眯眯地捏着娃娃的手,给打招呼。

“你们到?”着三身上的冬装,大概猜到这俩在哪儿。

这俩前两年刚结的婚,算晚的,主要是俩块儿奋斗那么多年终于奋斗出头,魏磬这才风风光光迎她进门做总裁夫。这俩再忙,每年都会空时间出去旅游,这么多年已经去不少地方。这不孩子刚出生,又带着瞎跑

隔着半地球,这故事的方屏幕里相逢。

说着些岁月里的家长里短。

往前走吧,别回头!

时间在耳边低语。

前面有束光,那是我们要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