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回忆

小说:千舞颂之难逃天缘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我爱动漫 字数:7241

“不得了了,夫人!”位老妇人急匆匆的跑进客厅。

“怎了,吴妈,怎慌慌张张的。”正坐沙发上看文件的萧夫人抬起头看着脸焦急的吴妈,说道。

“夫人,老爷,出车祸了!”吴妈调节了下呼吸后赶紧的回答。

“你说什!”萧夫人脸色变,“腾”地站起来,“消息可靠吗?什时候的事?”

“刚刚得知的,家大小姐派人来通知的,就今天下午发生的。”吴妈看夫人脸色凝重,不敢含糊,立马回答。

“怎样,耀天千万不能倒,倒了,淑琴怎办?”萧夫人惊慌失措的自言自语。

时,萧清梵出现客厅的楼道上,本来房间里写着作业,听到楼下的动静,于好奇的下来看看回事。

“妈妈,怎了,发生什事了?”

“梵,你来的正好,穿好衣服,跟妈妈出去趟。”萧夫人跟儿子说完话转身又对吴妈说,“吴妈,你帮拿件外套,要快。”

“好的。”

“妈妈,到底发生什事了。”萧清梵刚车上坐稳,便迫不及待的问,的直觉告诉,可能发生不好的事情了。

"你叔叔出车祸了,们现就去医院,老王,车子尽量开快点。”萧夫人简单地堆萧清梵解释下后对驾驶座的老王说道、

萧清梵听到个消息后,立刻懵了。

萧叔叔要出事了,舞雨怎办?

以前就听大人们说,萧叔叔对于舞雨来说个特别的存,既父亲又师傅,舞雨对敬重。

曾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舞雨很多人面前说过,萧叔叔心目中样的化身,学舞的支柱,如果个支柱消失了,的世界会不会崩塌?

到了医院,萧夫人母子赶紧奔向耀天的病房,病房门口已经站满了人。有耀天的家人,徒弟和朋友。

许多女人都安慰着坐椅子上哭泣的杨淑琴和舞雪。

杨淑琴萧清梵眼里个慈爱又坚强的女性,很喜欢跟杨阿姨,不仅仅因为舞雨的关系。

“淑琴!”萧夫人看到已经泣不成声,脸痛苦的杨淑琴后,情不自禁的叫道。

“珍馨,”杨淑琴闻声抬头,看到萧夫人后,再控制不住的边痛哭边上前抱住萧夫人,“耀天,,走了!!”

“什!”萧夫人愣住了,“怎突然。”

“今天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后来没过多久,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医院的人说耀天除了车祸,正医院急救!”

“淑琴。。。。。。。”萧夫人看着伤心的杨淑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拍拍的背,“不要难过,你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你要振作。”

杨淑琴身子僵了片刻,头微微点了下。

“就让刻脆弱下。”

“你们有谁看到舞雨了?”萧清梵无暇顾及大人们的情绪,刚刚环顾了下周围,家的杨家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就只有舞雨不见了!

“刚刚还看到二小姐的,怎突然就不见人影了。”家的老管家刘妈听到萧清梵的话后慌了起来。

们赶快去找,老爷已经不了,二小姐可千万别有事啊!”刘妈身旁的司机连忙说。

“怎了。”听到动静的杨淑琴从萧夫人的怀里出来,泪眼婆娑地问。

“夫人,二小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们现就去找。”刘妈快速的回答。

“什要去。“杨淑琴身体开始颤抖,刚刚猜失去丈夫,不能再失去女儿了!

“夫人,你好好休息,们去找就行了,还有事需要你处理呢。”刘妈不忍心的劝道。

啊,淑琴你冷静点,们那多人会找到舞雨的。”萧夫人旁边说道。

杨淑琴挺珍馨说,只能点头,可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因为之前舞雨从耀天的病房里出来,脸色很差,眼睛里满绝望,那不个孩子该有的神情。

舞雨的性格很了解,耀天走了,舞雨心中的神跟着消失了,以后谁将成为的下个支柱?

“杨阿姨,你放心,跟着去找。”萧清梵走到杨淑琴郑重的说,“舞雨的未婚妻,会负责保护好。”

杨淑琴看着面前那脸认真的孩子,心里很感动,孩子真难得,对舞雨那上心,舞雨对芳心暗许,登对,就像当初的喝耀天。。。。。。。

杨淑琴努力对萧清梵扯出丝微笑:“舞雨就交给你了。”

萧清梵听完后就跟着众人开始医院及医院周围进行寻找。

“二小姐!!”

“舞雨,你哪里?”

。。。。。。。。。。。。。。。。。。。。。

声又声的喊叫,丝毫得不到回应。

已经找了3个小时了,哪里都看不到舞雨的影子,萧清梵慌了。

家的搜捕队慌了。

最终刘妈不得不无奈的将事情报告给杨淑琴,杨淑琴听到报告时差点没昏过去,萧夫人立刻通知警察进行协助。

个星期过去了,还没有舞雨的消息。

家上上下下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们眼中,舞雨不仅仅家二小姐,还家舞蹈的继承人最重要的候选人,家不能没有

边,萧清梵因为年龄小,被父母关家里,不让继续出去寻找。只能通过父母了解到舞雨的消息。

没有!没有!什消息都没有!!!

萧清梵听到样的消息后,再无法冷静了。

房间里,缩角落里,呆呆的看着地面。

舞雨消失了,不要的家人了,不要最喜欢的舞蹈了,,不要了!!

啊,连家人和视为跟生命样重要的舞蹈都抛弃了,更何况个跟接触不多的挂着个虚名的未婚夫呢?

,被抛弃了吗?,该怎办?

萧清梵无助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把握不住

认为个空气般得存

既然不要了,那只能选择让的生命中消失!

“杨云小姐虽然资质逊于二小姐,倒个可造之才,夫人,你的决定呢?”家的元老级舞蹈师傅坐杨淑琴的对面,严肃的问。

杨淑琴脸憔悴,痛失爱人,紧接着二女儿不知所踪,仿佛下子老了,可个家还需要来支撑!

“杨云虽然不家的孩子,但既然个天分,就让暂时代替舞雨吧,如果舞雨回来之前得到‘千舞圣女’的称号,就考虑让做继承人候补人。”杨淑琴无奈的宣布。

“妈!您不能样,舞雨虽然失踪了,但会回来的,你该知道的有才华,你不能贸贸然就样决定,就算有十个杨云顶不过个舞雨!”舞雪听完立刻反对。

的想法跟大小姐致,提议教授杨云只个权宜之计,夫人你该知道,多少双眼睛正盯着家舞蹈继承人个位置,心中,二小姐个人选。”老师傅缓缓地说。

利用了云儿了吗?”杨淑琴不忍心地说,“样会让愧疚。”

“那就用别的方式来补偿。”老师傅继续说。

杨淑琴想了想,只有个办法了。

天,杨云正好去家。

“云儿,过来,姑姑有话跟你说哦。”杨淑琴对正门口的杨云。

“恩恩。”杨云乖巧的走到杨淑琴身边。

“云儿喜欢跳舞吗?”杨淑琴慈祥的抚摸着杨云的头。

“喜欢。”杨云点点头,其实爱屋及乌,因为萧清梵喜欢跳舞。

“那云儿愿意跟着雨儿得师傅后面学舞吗?”杨淑琴继续问道。

杨云眼睛转了下,雨儿现失踪了,现接近清梵哥哥的大好机会,跟着雨儿得师傅后面学舞的话,说不定就能超越雨儿,清梵哥哥肯定会对另眼相看的。

“恩,愿意。”杨云再次点头。

杨淑琴松了口气。

“为了奖励云儿,云儿可有什要求呢?姑姑会尽量满足你的。”

真的吗?姑姑真的什都能满足吗?”杨云听,开心死了。

“当然。”

“那,姑姑,想要成为清梵的未婚妻,个可以吗?”杨云羞答答的问道。

杨淑琴愣。云儿喜欢萧清梵?不过难怪,清梵那孩子确实人见人爱,可雨儿喜欢啊。

个嘛,可能不行哦,你堂妹的未婚夫哦。”杨淑琴歉意的说。

“姑姑骗人,姑姑说能满足的。”杨云可怜兮兮的耍起脾气,眼泪快掉下来了。

“好好好,云儿不哭,等跟萧清梵父母说说,看看可不可以。”杨淑琴赶紧安慰。

杨云听姑姑都说了,不好继续哭闹,只能委屈的点点头。

“什!妈,你真的打算让杨云成为萧清梵的未婚妻,那舞雨怎办,如果雨儿回来了,你让办?你明明知道对清梵有心的!”舞雪听完杨淑琴的打算后气愤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妈妈想的补偿方法竟然个,对舞雨不公平啊!!!

知道,可没办法,不能愧对云儿啊。”杨淑琴疲惫地说,“样吧,今晚去萧家,看看振豪和珍馨的意思。”

舞雪看着自己妈妈精神不振的状态后,不忍心再说什了,只能默许、

晚上,萧家,书房。

可以呢,直打算让雨儿成为的儿媳妇的。”萧振豪听杨淑琴的提议立马反对。

啊,特喜欢雨儿个孩子,虽然现失踪了,但相信会回来的,淑琴你个决定不同意。”萧夫人持反对意见。

无奈之举啊。”杨淑琴看萧振豪夫妇都反对,颓废的说道。

“淑琴,你别难过,雨儿会没事的。”珍馨轻言安慰。

时,门外突然出现的吵闹声。

“哥,你冷静点。”

“外面发生什事了?”萧振豪眉头皱了皱。

“好像清音的声音。”珍馨站起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两个孩子拉拉扯扯的场景立刻出现众人眼前。

“清梵,清音,你们做什,成何体统。”萧振豪厉声说道。

“清音,的决定,”清梵将清音拉住衣服的手掰开,然后转过头严肃地对书房里的三个人说,“愿意做杨云的未婚夫!”

其实杨淑琴来之后,就跟清音书房门外偷听,当得知杨淑琴的来意后,呆住了。

那个杨云认识的,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可喜欢的那型,杨云太公主化了,更倾向于喜欢像舞雨那种简单的女孩。

想到里,萧清梵立刻就想到了舞雨的抛弃,其实不知道,舞雨离家出走的行为不背叛,而时受不了打击而做出的极端行为,可那时们都小,又有谁能懂些呢?

萧清梵只要想到舞雨的失踪就会激动起来,于对清音小声说:“其实换个未婚妻,不错。”

清音知道自己哥哥喜欢谁,立刻就知道哥哥此刻很不冷静,于赶紧拉住正要开门进去的清梵,想要阻止,可里面的人已经听到动静了。。。。。。。

由于自己的儿子自己提出来的,萧家夫妇不得不尊重萧清梵的决定。

样,杨云转身变,成为了萧清梵的未婚妻。

回忆(舞雨篇)

耀天去世的那天,舞雨便像没了魂儿似的冲出了病房,那时候的才十岁,本该个无忧无虑享受童年的年纪,可,父亲的离世,仿佛将心中最神圣的神明击溃般。现的脑子里只有无尽的悲哀与绝望。

爸爸去世了,该怎办?

爸爸去世了,还要继续学舞蹈吗?还有资格学舞蹈吗?

泪水模糊了舞雨的视线,周围的切事物似乎眼前消失了,只迷失自己那已经片黑暗的世界里,连母亲悲痛的哭喊声,姐姐哽咽的劝慰声以及其人的或哭泣或遗憾的声音都忽视掉了。

那时候的只知道把父亲当做天,父亲旦离开了,便崩溃了,但却忘记了身边直支持着关心着的母亲和姐姐。

为什老天偏偏对残忍,之所以想成为个优秀的舞者,很大的原因来自于父亲。

个人都赞叹的才能,都说具备着极大的舞蹈天赋。其实们都不知道,有多少的日日夜夜,背着所有人,勤奋的练习,为的只父亲对的认同。

然而,确实得到了认同。可突然不满足了,觉得仅仅得到父亲的认同还不够,要让父亲以为荣,自认为自己的能力还不能够让父亲开心,让家族添光。

其实不知道,的父亲直关注着为有个懂事上进的女儿而感到骄傲,即使平时对很严格,甚至疾言厉色,但听到周围人真心的赞叹时,心里深感安慰,的进步,的成长无时无刻不让去关注,甚至知道常常个人刻苦的练习,而每次偷偷练习的时候,暗处看着,无论春夏秋冬………。觉得已经很幸福了,有个贤惠的妻子,两个可爱的女儿。丝偏心,因为舞雪不像舞雨那样具备着学舞的才能,所以对舞雨的关注要比对舞雪的关注多点,但舞雪并不意,没有怪的父亲…。。

耀天此生最大的愿望就看着两个女儿长大,然后嫁做人妇,过上幸福的生活,可个愿望无法实现,看来老天开始嫉妒了。

舞雨并不知道些,如果知道的话,还会做出当初那样极端的选择吗?

学会家所有传统舞蹈后,开始进修高难度的家独门舞蹈。

家的独门舞蹈不般人可以进修的,因为它无论难度,危险度还复杂度都远远高过家传统舞蹈。

舞雨不怕,已经做好准备了,而且有信心自己可以掌握。父亲没有阻止,尽管那时的年幼。

真的有很高的天赋,父亲的认可给了动力,所有不出年便掌握了家独门舞蹈的主要舞蹈。

所有人都惊奇于的才能,连家族长老都视为家族的希望。并且授予“千舞圣女”的称号,让整个家族都为之震惊,因为那时才九岁。

开始骄傲起来,没错,骄傲。些赞扬中,无论谁,哪怕个成年人都会得到虚荣心的满足,更何况个小孩子?

开始满足现状了,而且有些懒散了。而认为自己可以松懈了,甚至忘记了自己学舞的初衷。

的父亲很快发现点,开始担忧,因为懂“骄兵必败”个成语的意思,不能让骄傲毁了最疼爱的女儿。

个深夜将本薄薄的且很旧的舞蹈书交给了舞雨。

舞雨奇怪的看着手中的书,撅了撅嘴唇,似乎有点轻视本书。

“爸爸,舞啊?”

“雨儿,告诉你本书的价值时,想问你,你为什想学舞?”耀天严肃的看着舞雨,问道。

舞雨愣了下,然后歪着脑袋想了想,答道:“因为爸爸啊。”

“为什因为?”耀天明显不知道舞雨学舞竟然因为

“因为爸爸跳舞很好看啊,而且很多人都对说,家的儿女们都练舞的料子,都具备舞蹈的才能,还说,如果学得好的话,会得到很多很多人的羡慕。”舞雨小脸红扑扑的,“其实最想得到的爸爸的表扬。”

耀天听到个理由后很惊诧,以前还直以为舞雨对舞蹈感兴趣呢。

“唉,好了,不说个,”耀天叹了口气,继续说,“最近发现你有些心浮气躁了。”

“心浮气躁?意思啊?”舞雨有点迷惘的看着

“就你已经不能静下心来认真练舞了。”耀天突然意识到舞雨还个孩子,学得知识还不很多,于解释道。

“没有啊,每次练舞都很认真的啊。”舞雨有些委屈的辩解道。

“爸爸知道你还不大懂的意思,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刚刚说的意思了,不过现些都不重点,爸爸现正式告诉你,你手上本书家最重要最难学的舞蹈—‘月归’,爸爸知道现给你学有些早,但爸爸想看看你否能掌握。”耀天用手摸摸舞雨的头,“等你学好了,会给予评定,如果不满意的话,你就需要再练习,爸爸知道很为难你,但希望你不要让失望。”

舞雨听到些话后,即使还有很多东西不懂,但那刻清楚的认识到本书的重要性,父亲对的期望真的很高,所以不能辜负父亲。

“雨儿知道了。”舞雨点点头。

耀天的个举动并不真的想让学会“月归”,想让经历番挫折,然后体会到勤奋的重要性。

很明白,“月归”不容易学得,即使学会了,如果舞蹈中不能突出“月归”的真正含义,无法得到认可的。

没有告诉舞雨,希望舞雨自己去探索。

先前的成就让舞雨对练舞有些放松,所以就不像以前那刻苦,然而并没有觉得有什不妥,只要学会不就行了,可以的。

然后似乎忘记了,每种舞蹈都有它的含义,以前因为很刻苦,所以总能理解舞蹈中得深意。然而次却不同了,许真的虚荣心作祟,没有多加探究,便开始练习起来了。

似乎慢慢忘却了以前没日没夜练舞的日子了,那时的有时候甚至为了探索种舞蹈的含义而练的浑身伤。

过了半年,终于学会了,时间不长不短,但“月归”确实难学。

次让父亲评定,舞雨很紧张,但很自信。

次的评定跟以往不样,父亲甚至将手下的弟子们都召集起来,起来鉴定。

舞雨虽然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

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全心全意投入到舞蹈中去。

耀天观赏中不得不承认,舞雨确实练舞的料子,可所料,没有参悟到“月归”的含义,说明欠火候,不过突然想,还那小,自己却已经将“月归”样难的舞蹈让去学习去领悟太残忍了?

不,舞雨迟早要面对的,不如让早点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尽管族中很多人都将舞雨当做家族的希望,授予“千舞圣女”的崇高称号,已经预示着即将家族的下任当家,但知道,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当家个位置,同时知道很多同辈人秘密的让自己的子女接受特训,为的就想将们的子女成为当家候选人。尽管舞雨的舞技已经得到长老们的认同,但毕竟个候选人,只不过胜算大点。作为现任大当家,懂得其中的要害,不能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得到个位置!绝对不!

曲终。耀天得弟子们忍不住边鼓掌边惊叹二小姐的才华横溢啊。

舞雨很满足的笑了,看来可以过关。

耀天却皱了皱眉头。

次不合格,回去再练习吧。”淡淡的丢下句话便走出舞房。

考验才刚刚开始啊,耀天叹了口气,希望雨儿可以感受得良苦用心。

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舞雨愣住了,周围的人愣住了。

二小姐明明跳得很好了啊,为什师傅不满意呢?

舞雨现只觉得很委屈,父亲的句不合格,将半年的心血就给否定了?

真的没有达到合格的标准吧。舞雨沮丧的想。

不行,不能就认输了,必须振作起来重新练习,就不信过不了关。

舞雨个倔强执着的人,不愿放弃!

个星期后。舞雨再次接受鉴定。

个星期很认真的去练习“月归”并领悟其内涵。

然而…。

“不合格。”耀天心中叹息道,个决定还太早了,雨儿太小了。

看着坐地上,脸沮丧的女儿,耀天有些不忍,但必须狠下心来。

想到里,摇了摇头像上次样走出舞房。

接下来的几次评定,还依旧不合格。

舞雨次次遭受否定,次次又爬起来认真练习。

耀天似乎看到之前那样刻苦的舞雨般,心里很欣慰,尽管的“月归”没有达标。

有时候真的很想放弃当初的决定,可现实不允许样,还不得不装做很淡漠很严肃的否定舞雨的“月归”。

晃,舞雨十岁生日过去了,期间,已经经历了数十次的评定,可的“舞雨”依然没有得到认可。

每次既绝望又不甘心,的自尊心的骄傲不允许失败!

"舞雨,你准备好了吗?”耀天严厉地看着站自己面前的女孩。

"恩。"女孩自信的点点头。

"好,开始吧!"耀天坐了下来,并示意旁边的人播放音乐,轻柔的歌曲飘荡房屋的上方。

随着音乐的节奏,女孩男子的面前开始翩翩起舞,只春天的蝴蝶,华丽,轻盈,每个动作都宛如水般柔软,如铁般刚毅。。。。。。。家最有名最难跳的舞--“月归”

曲终,周围来观赏的人掌声连连,们已经观赏过很多次了,但每次的舞雨都带给们不样的惊奇。

舞雨喘了口气,紧张的等待父亲宣布结果。

“回去重新练习,次仍旧不合格,下个月再来检查,希望你到时候能让满意。”耀天冷静而又残酷的对舞雨说。

全场立刻安静下来,每个人对样的结果既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意料之中的,因为师傅已经否定了很多次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疑问:二小姐明明已经跳得很好了啊,为什师傅还不满意呢?

“为什?”舞雨次再忍不住委屈的问。

“你并没有参透‘月归'真正含义,你只按着你以前的跳法去跳它,不要忘记了,‘月归’跟其样的。”耀天冷冷的说,“何阳,把的外套拿来,们走。”

“等等,你能告诉的含义吗?”舞雨着急的追问,因为参不透“月归”的内涵。

“你自己去领悟,如果不靠自己去理解它的含义,而靠别人的讲述,样跳不出真正的‘月归'"耀天丢下最后句话后看没看舞雨眼扭头就走。

然而个月后,耀天赶回去鉴定舞雨的“月归”的途中,除了车祸。

舞雨听到姐姐的通知后,心中的支柱开始崩塌。

见完父亲最后面后,心中的绝望开始蔓延。

该何去何从?

舞雨像个行尸走肉般走出医院,周围的人因为太过悲痛,竟然没有发觉到舞雨的离开。

不,不想呆里了!不能呆里了!舞雨现满脑子都句话。

舞雨恐惧般的跑出医院,时,天空竟下起了大雨,但舞雨顾不了多,似的雨中穿梭,只想尽快离开里。

拦下辆出租车,急匆匆地对司机说:“到X市。”然后就颓废的躺座位上。

司机奇怪的看着个女孩,觉得不像个小孩子般,眼神里满绝望,但又觉得有点眼熟。

司机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动身前往X市。

等到了X市后,司机喊醒了已经睡着的舞雨。

舞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感觉自己的头很晕,但不得不下车了,强撑地将钱递给司机,然后下了车。

司机看个小女孩脸色并不很好,忍不住关心的问道:“小朋友,你还好吗?”

舞雨放佛听不到问话般,呆呆的向前走。

司机看着离去的背影,喃喃道:“怎觉得不像个孩子的摸样呢?”

舞雨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当时为什会选择个城市,次偶然听到父亲说个城市很美,直想带着家人来旅游,可太忙了,直没有机会。

然而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烧了。经过个路口的时候,再坚持不住了,眼前黑,晕倒地。